15 315 315 315

假货克星——终极码™横空出世,轻松破解防伪世界难题

当前位置:首页 > 二维码防伪动画 >

“老干妈”未用终极防伪,每年花费3000万打假,假难绝!

2014-04-11 09:44 中国经营报
老干妈公司近年来每年都要安排两三千万用来“打假”的专项资金。
  此外,老干妈公司对商标保护也加强了措施。目前,该公司全部注册商标达114个,包括“老于妈”、“妈干老”等商标,这都是为了防止一些公司打擦边球,对老干妈品牌有所影响。
  经销商林先生说,公司“打假”一直很积极,对于假货的投诉或报告,反应非常快。“有一次我们在市场上发现山寨货,打电话给总公司,对方第一时间让我们给工商和公安打电话要求查封。四个小时之后,李贵山(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就下了飞机到我们这里了。”
  如果注意观察,可以发现,陶华碧这几年提交的两会建议都和“打假”有关,而在其为数不多的受访中,她也乐于强调食品安全的重要性。“你看到假冒的产品,就告诉我,我会付给你感谢费。”陶华碧在公开场合多次说道。


  与公司产值同步增长的,还有老干妈大跨步式的纳税额。老干妈1998年的纳税额还只有329万元,到了2006年纳税额就达到了1.6亿元,据老干妈公布的最新数据,其2013年上缴税收5.1亿元。15年里,纳税额增长了155倍。
  正是这样一个纳税大户,却在种种做法上与现代企业惯常的经营理念“格格不入”。不上市、不贷款、不融资这三个标签让老干妈在“资本为王”的市场大环境里,显得有些特立独行。
  陶华碧曾经提出“上市圈钱论”,引来议论纷纷。在她看来,“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
  而老干妈坚决不上市的态度也让当地政府吃了闭门羹。据了解,老干妈曾多次拒绝地方政府的上市提议。
  贵阳市政府的官员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和她谈融资的事情比引进外资还要难,她心里拿不准的事谁也说不动。”曾负责广东、海南省老干妈总代理的花铁贸易公司副总经理林先生也说,“‘老干妈’这个人,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而一些有意对老干妈投资的机构同样铩羽而归。据老干妈内部人士回忆,这些年来受到老干妈接待的投资机构只有两家,这两家机构都是先赴当地,然后直接由政府部门的人引见,但老干妈均回绝了其洽谈的要求。
   强底气来自充足的现金流
  老干妈不贷款、不融资的底气,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公司数十亿元的现金流。
  从艰辛起家时向玻璃瓶厂几十元的零散采购,到如今超过千万元的日销售额,老干妈坚持现款现货的原则,就连收购农民的辣椒也不例外。陶华碧曾说,“我从不欠别人一分钱,别人也不能欠我一分钱”。因此,老干妈的公司账目也格外简单。
  而这也使得成为老干妈的省级代理门槛非常高。“要给总公司一两千万的保证金,证明你有这个实力做代理。”林先生说,“仅广东地区,每年的销售额都能达到3亿-5亿。”即使占全国1/10强的销售额,代理经销商仍然没有争取到账期的“特权”。
  而据业内专家向分析,这是由于老干妈不存在同业竞争者。这一点也得到林先生的肯定。他表示,自己经销老干妈十几年,眼看其它品牌的起落,只有老干妈一枝独秀。“即使是现款现货,代理授权也很难拿。”
  不同于许多同品类厂家,老干妈不接受代理商的退货,这或许源于老干妈对产品质量的把控和自信。
  老干妈这股坚定的自信,从其不打广告亦可见一斑。老干妈几乎不在营销推广上有所投入。陶华碧曾在接受采访时坦言,“我从来没有打过广告,靠消费者的口碑一个传一个,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我们的产品。”
  “有多大本事做多大的事”是陶华碧接受公开采访时多次提及的原则。老干妈至今不曾涉足其它行业。在陶看来,“我做本行,不跨行,就实实在在把它做好做大、做专做精。钱再来得快,也不能贪多。”
   每年花费3000万打假
  随着老干妈品牌影响越来越大,消费者已经将“老干妈”的品牌与品类认知紧紧联系在一起,也就在这个时候,与老干妈陷入商标纠纷的企业也越来越多。
  最轰动的例子是湖南华越公司的“刘湘球老干妈”。华越公司申请的“刘湘球老干妈及图”商标几乎在“老干妈”公司向国家商标局申请“陶华碧老干妈及图”商标的同时,双方均得到国家商标局的认可。一时间,多地货架上同时出现两位有着红底黄字瓶贴、身着白色围裙的“老干妈”。
  之后,经过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这场官司以老干妈胜诉告终,公司在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领取到了“陶华碧老干妈及图”商标注册证书。
   而在今年两会期间,陶华碧的秘书刘涛介绍,老干妈公司近年来每年都要安排两三千万用来打假的专项资金。
  此外,老干妈公司对商标保护也加强了措施。目前,该公司全部注册商标达114个,包括“老于妈”、“妈干老”等商标,这都是为了防止一些公司打擦边球,对老干妈品牌有所影响。
  经销商林先生说,公司“打假”一直很积极,对于假货的投诉或报告,反应非常快。“有一次我们在市场上发现山寨货,打电话给总公司,对方第一时间让我们给工商和公安打电话要求查封。四个小时之后,李贵山(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就下了飞机到我们这里了。”
  如果注意观察,可以发现,陶华碧这几年提交的两会建议都和“打假”有关,而在其为数不多的受访中,她也乐于强调食品安全的重要性。“你看到假冒的产品,就告诉我,我会付给你感谢费。”陶华碧在公开场合多次说道。
 

<<上一篇:二维码物联动态管理,助力企业实现生产零库存 下一篇:虚假广告、傍名牌等侵权行为成“老干妈”等名优企业难题>>



客服电话: 15 315 315 315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南延线天府大道北段1700号环球中心E1单元E8楼: 1-1-1311
成都终极防伪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蜀ICP备14019301号-1 川公网安备51019002000957号

成都终极防伪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二维码标签,防伪二维码,二维码防伪标签,二维码防伪系统,二维码防伪,防伪系统,防伪标签印刷等产品的防伪公司

客服热线

15 315 315 315

二维码防伪

防伪标签

一物一码

追溯溯源

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