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315 315 315

假货克星——终极码™横空出世,轻松破解防伪世界难题

当前位置:首页 > 二维码防伪动画 >

来自2001年的采访:如何辨别香烟真假?记者专访红塔山老总

  2001年03月21日 14:37 CCTV《经济半小时》

原文网址http://finance.sina.com.cn/x/45438.html


    红塔集团在中国的知名度众所周知,“红塔山”的品牌价值以及它为国家所创造的财富都是非常巨大的。近年,卷烟市场严重的制假、贩假行为,极大地损害了诸多民族知名品牌的声誉。2000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严厉打击制售假冒商标、卷烟,以及坚决制止非法生产卷烟的有关文件。在去年的专项打假工作中,红塔集团共查获制假烟机1146台,捣毁制售假烟的地下工厂55个,直接或间接查办假冒卷烟案价值数亿元、假冒商标案价值数千万元,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制假贩假等违法行为。但对于依然层出不穷的造假贩假活动,红塔集团的管理者还是感到许多的无奈。红塔集团烟草专卖管理办公室主任杨德生告诉前来采访的《经济半小时》记者朱彤:“我们烟草行业每一种防伪措施或者每一种防伪科技出现以后,造假者都会挖空心思来模仿。尽管它模仿的工艺水平比较粗糙,作为专业人士来讲是容易识别的,但作为广大消费者来讲是有很大欺骗性的。”

  随后记者采访了几位普通消费者,他们拿着一真一假两盒红塔山香烟直摇头:“我分不出来,真假我分不出来。”其中一位消费者说他刚刚买了一条假烟,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他感慨地说:“现在假的比真的还真。”一真一假两包香烟,区分起来,还是让绝大多数烟龄不短的消费者犯难。尽管人们各自鉴别的方法不同,有看外包装的,也有看过滤嘴的,但是,一包香烟到底有多少处防伪标识,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由此看来,对香烟防伪一清二楚的恐怕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卷烟厂家,另一种则是制造假烟的人。作为中国烟草第一品牌的红塔集团,正是和这样一些制假的“明白人”进行了十多年的斗争。面对造假者的步步紧追,红塔集团只好不断更新自己的防伪技术。

  从1990年至今,红塔集团增添的防伪技术一共有10项,几乎是一年增加一项。目前在普通的红塔山香烟上运用的防伪标志就有8个,按这个频率来计算,增添防伪技术的速度,远远超过了这些年技术改造的速度。红塔集团防伪技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胡淮君告诉记者:红塔集团又要使用一套新的先进防伪技术了。这套设备是从德国引进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它的防伪膜的特点就是:消费者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三幅完整的画面,消费者容易识别,而造假者难以仿冒。尽管有了先进的防伪技术,但到目前为止,谁也不敢站出来保证,这一新的防伪标识不会再被仿冒。胡淮君有些无奈地说:“咱们中国人‘太聪明’了,可能一两年内伪造不了,我个人认为几年后还是会有人仿冒的。”

  在一片繁忙的工地上,《经济半小时》记者卫东看到红塔集团正在为那套从德国进口防伪设备建造一座新的厂房。红塔集团技术中心研究室主任牟定荣说:红塔集团为这套引进设备投入了5000多万元人民币。类似这样,为了一个小小的防伪工艺,投资几千元万来改进设备,在十年时间里红塔集团就大规模地进行过三次,企业投在防伪设备上的资金超过30亿元。然而,随着假冒技术的跟进,目前红塔的防伪技术的投入还在不断升级。可是,比设备投入数目更大、更象无底洞的,是为了防伪而直接增加的生产成本。比如白卡纸的使用,目前只有红塔集团使用了一种带彩色纤维丝的白卡纸。在价格上它比一般白卡纸每吨贵1000元钱。而红塔集团要完成每年的生产任务,则需要3万吨左右这种昂贵的白卡纸。防伪的投入最终转换到红塔的生产成本上。其实,如果没有那些层出不穷的造假者,那么,对于卷烟厂而言,它在防伪技术上的的这笔笔投入,是完全可以不花的。

  红塔在提高防伪能力的同时,更钟情于主动出击打假。90年代初期,和许多优秀的品牌一样,红塔投巨资,组织执法力量,四处查捣窝点,开始了企业的打假行为。10年间,企业直接兑付的各种打假补助经费,就超过了10亿元。谈到打假,有着六年执法经历,多次参与查捣制假窝点的红塔集团专卖办公室的王华国先生感触很深:“应该说地方保护主义是最可怕的。有时侯我们去打假,就如同在和当地政府对抗一样。一些政府官员参与到制假活动中,他们是有股份的。”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谈到打假,红塔的顾虑很多,从上至下谁也不愿多谈。他们怕谈多了,消费者会产生到处是假货的误解;他们怕谈深了,把矛头指向地方某些部门,以后市场更难扩展。总之,他们怕媒体、怕关注,害怕成为众矢之的。以至于我们的每一个采访进行得都很艰难。一个利税上百亿,品牌价值439亿元,荣获“中国第一品牌”的企业,复杂的心态和微妙的处境,可见一斑。在我们的一再努力下,红塔集团终于派出了一位副总裁普学明先生,接受《经济半小时》记者陈大会的独家专访,不过这次专访首先是从一个小测试开始的。

  陈:我现在有两盒红塔山香烟,您能不能告诉我哪一盒是真的,哪一盒是假的?

  普:从外观来看,一般人很难识别这两包烟,需要借助仪器认真检测。一般搞质检的人才知道,比如说我爱人,她是专门搞质检工作的。

  陈:我知道您抽烟,而且肯定会抽自己牌子的香烟,我这里的两盒烟中确实有一包是假的。

  普:我也弄不清楚。

  陈:您平时辨别真假会花多长时间?

  普:我平时辨别真假一般要通过吸……

  陈:要消费以后?

  普:对,消费以后要吸几口才知道。如果是比较低级的烟丝做的,那肯定一吸就知道。但如果是好一些的,可能差不多要吸到一支烟的三分之一才能辨别出来。

  陈:您估计一个普通的消费者辨别出这样两盒烟的真假要花多长时间?

  普:如果他长期抽这个烟,他应该一吸就知道。

  陈:如果他不是呢?

  普:他可能就很难鉴别。这是真话。

  陈:还是有风险的?

  普:还是有风险。

  陈:但是这种红塔山香烟最少有8处防伪标记提醒消费者,让他们能够辨别出真伪来。这些防伪标记有没有告诉给消费者呢?

  普:证明我们的宣传力度还不够。

  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的宣传力度不够呢?买酒的时候,很多人都能够在酒的包装上看到一个提示,说明在哪个地方有防伪标记,提醒消费者。但是在香烟包装上就没有把防伪标记全部公之于众,让所有消费者都知道,您觉得那样做会有什么麻烦吗?

  普:应该也会有麻烦。因为一些制假商知道你的防伪位置在什么地方后,他也可以搞,给打假增加了难度。不过你刚才说的对,我们应该加强防伪标识的宣传力度。谢谢你提醒,我会很快跟董事会商量,加强这方面的宣传力度。

  陈:你们的防伪标记现在达到了8个。您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消费者会问您:我们以后买红塔山香烟,是不是还要带个本子,把所有的防伪标记都记下来。这样做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普:以后我们要做的不是增加防伪的数量,而是提高防伪的质量,增加高科技含量。

  陈:您怎么能保证造假者不提高防伪的质量?

  普:按我们600万美元的防伪设备的能力,我认为现在国内这些造假者近期是没有办法仿冒的。

  陈:我相信只要利润高于成本,再多的投入都会有人愿意冒险去做的。

  普:对,这是肯定的。

  陈:靠商标、靠技术、靠防伪,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样来打假,您觉得我们是不是进入了一个误区呢?这是打假的根本吗?

  普:要真正铲除制假,应该还是要从健全法制入手,进一步完善有关严惩制造伪劣产品的法律。我认为这是应该首先改进的问题。

  陈:我们在很多报道中看到,个别地方政府为了当地的经济发展,甚至站出来保护造假烟的工厂。

  普:对。地方保护。比如我们去打假,明明在政府部门所在地旁边就有这么个厂,可能就十来公尺,他们都不主动打击,你说怎么办?我们也只能向我们的国家烟草总局反映。

  陈:你们反映过吗?

  普:我的前任肯定都反映过。

  陈:怎么处理的呢?

  普:我就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了。

  陈:你们的这些苦衷不可以告诉大家吗?

  普:应该说是一个很难说的问题。

  陈:一方面你们希望保护自己的品牌,国内第一品牌,但是你们有时候又有苦说不出来。不能告诉大家,那怎么保护自己呢?

  普:这本身就是一种苦衷嘛。你们应该看到了打假的艰难。

  陈:你们的这种苦衷持续多长时间了?

  普:十年以前我们就有这个苦衷了。一个企业是没有办法去起诉某一个政府的,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很难的。

  陈:我看到你们在最近一次的打假宣传报告上旗帜鲜明地提出:如果再有政府部门不负责任地、甚至是故意地保护制假的人,那么这样的地方官员应该撤职的就要撤。

  普:我们现在能够这么说,但最终还是要看国家的,要健全法制才行。没有法律依据,就没有办法来谈撤职、铲除这些问题。我认为没有一个法律依据和一些政策性的规定,一个企业很难做到那些点。

  陈:它很可能就变成了一个口号?

  普:应该说这几年比前几年好得多。从打假投入这方面就可以看得出,今年不到5000万,估计最终还会少一点。

  陈:你们是不是在打假过后,还需要那些当地政府部门来帮助你们销售香烟?

  普:我不需要他们帮我们销售这个卷烟。销售卷烟也不是政府在那儿销售,是我们专门的烟草公司。

  陈:那你们还有什么顾虑呢?

  普:首先必须健全法制。法律不健全,我们怎么做也不行。

  陈:虽然打假年年都有,但是我们又年年被伤害。10年20年之后,红塔集团会是什么情形呢?

  普:我们还在继续打嘛,无非是我们再多花些钱,再多投些人力,继续打嘛,没有办法。从国家政府这个角度来讲,应该要想办法来保护知名品牌,为这些企业加入WTO创造一个比较好的政治环境。

  这位副总裁刚才提到了一个似乎和打假没有任何关系的词——WTO。目前在国际烟草市场上,能够和其它国际品牌一争高下的,只有红塔。他希望千万不要在入关之前,让这么一个好端端的民族第一品牌,先倒在自己人造的假货脚下。

<<上一篇:虚假广告、傍名牌等侵权行为成“老干妈”等名优企业难题 下一篇:名家紫砂作品赝品比例高达一比十,为何不用二维码防伪?>>



客服电话: 15 315 315 315
地址:成都市高新区南延线天府大道北段1700号环球中心E1单元E8楼: 1-1-1311
成都终极防伪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蜀ICP备14019301号-1 川公网安备51019002000957号

成都终极防伪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二维码标签,防伪二维码,二维码防伪标签,二维码防伪系统,二维码防伪,防伪系统,防伪标签印刷等产品的防伪公司

客服热线

15 315 315 315

二维码防伪

防伪标签

一物一码

追溯溯源

微信服务号